北京快3走势图200期
關閉
加載中...

守信如金, 為業載道

語言切換

錢伯斯“公司/商事:東部沿海(浙江)”律所榜單(Band 3)
全  國  優  秀  律  師  事  務  所
2017年榮獲"浙江著名律師事務所"
2009 ALB 浙江律師事務所提名大獎
2010中國訴訟律師事務所提名大獎

守信如金, 為業載道

表見代理之爭 ——一起浙江省人民檢察院再審抗訴案件實錄

作者:
楊思佳
浙江金道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2017年8月,一公司負責人來到浙江金道律師事務所,稱自己公司原已勝訴的案件因對方當事人申請被浙江省人民檢察院抗訴,經多方打聽,希望李冰冰律師代理這一再審案件。這一案件的緣由,還得從四年前說起……

工地人員簽單,引發兩起訴訟

朝陽小學有一校舍工程,工程分兩個標段,分別由順達公司和久利公司承建。

順達公司標段工程的項目經理是朱某,公司以“內部責任制”的形式將工程承包給了王某乙;久利公司標段的項目經理是崔某,實際負責人是潘某。兩標段同時施工,王某甲擔任材料管理員,何某擔任施工員。

工程在施工期間,有一徐某向涉案工地供應鍍鋅管、管材、電線、電纜、配電箱等建設配套材料。徐某提供的銷貨清單及送貨單均由王某甲、何某等人簽收。

2013年11月,徐某自行制作材料結算單,分攤了順達公司和久利公司的應付材料款——順達公司材料款1802068.38元,余1001068.38元未付;久利公司材料款1702000元,余902000元未付。徐某要求王某甲與何某在材料單結算上簽字,后其持該單據向兩公司催討材料款無果,故糾紛成訟。

起訴久利,構成表見代理

2014年4月24日徐某先將久利公司起訴到某縣人民法院,主張建筑材料的實際購買人是久利公司,王某甲與何某代理久利公司,且兩人已對拖欠徐某的材料款進行了確認和分攤。徐某要求法院判令久利公司支付其剩余的材料款。

為證明王某甲與何某是代表久利公司購買材料,徐某提交了一系列證據,包括:何某編制的支付款報審表、何某代表久利公司參加監理單位會議的會議紀要等。但久利公司堅稱王某甲與何某只是潘某聘請的現場管理員,與公司無關。

一方主張兩工地工作人員代表公司購買材料,另一方又堅持兩人行為與公司無涉。那么,王某甲與何某接收材料并與徐某結算的行為,究竟可否對久利公司發生效力?

對此,某縣法院認為,王某甲與何某既不是公司的工作人員,也沒有得到相應的授權,但徐某提交的會議紀要等證據足以使其在主觀上形成王某甲與何某有權代理久利公司的認識,王某甲與何某構成表見代理。

某縣法院支持了徐某的訴求,判令久利公司支付分攤的材料款。

又訴順達,兩審敗訴

與久利公司的案件獲得勝訴后,徐某于2014年11月30日又將順達公司訴至某縣人民法院,要求順達公司支付余款。

徐某向法院提交的證據與前一案件證據基本一致,也將其與久利公司案件的判決書一并提交了法院,但未提交證據證明順達公司和久利公司分別向其購買了多少材料。而順達公司認為,王某甲與何某不是順達公司的工作人員,也未獲得順達公司的授權,王某甲與何某無權對材料款進行分攤,前案判決只能證明王某甲和何某表見代理久利公司,不能因此當然地認定王某甲與何某也表見代理順達公司。

一審法院為了查明案件事實,對王某甲與潘某進行了調查,但兩人均稱,自己只是潘某和王某乙聘請的材料管理員,負責接收材料和清點數量,無權對材料款進行結算,且徐某對這一事實是知情的。

一審法院認為:王某甲、何某與公司之間并沒有勞務關系,不存在“履行職務”的前提,王某甲、何某與順達公司之間也并無委托關系;王某甲與何某的簽字行為不是由順達公司造成或默許的,順達公司沒有能力防范此類表象的產生;王某甲與何某的簽名沒有加蓋公司印章,不能認定是以順達公司的名義行為;徐某在看到工地公示的項目負責人并非王某甲與何某,且王某甲與何某也未出示授權文件的情況下,相信王某甲與何某有權代理順達公司購買材料,未盡合理的注意義務。

因此,某縣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駁回了徐某的全部訴訟請求。

徐某不服,又向某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訴。而某中院以同樣的理由,駁回了徐某的上訴。

再審不成,省檢抗訴

二審維持原判后,徐某又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了再審。在再審申請書中,徐某依然主張王某甲與何某的行為符合表見代理的構成要件,而其也善意而無過失地相信王某甲與何某有代理權。

浙江省高院審查認為:王某乙聘任王某甲與何某的行為,并沒有受到順達公司追認,效力不及于順達公司。王某甲與何某的行為屬于無權代理,且工地公示牌上無王某甲與何某姓名,并不存在兩人有代理權的表象,因此兩人的簽字行為不構成表見代理。

故此,浙江省高院駁回了徐某的再審申請。

隨后,徐某又以同樣的理由向某市人民檢察院提交了民事抗訴申請書。某市人民檢察院審查后,贊同徐某的看法,認為王某甲與何某的行為構成表見代理,便向浙江省人民檢察院提請抗訴。

浙江省人民檢察院于2017年5月19日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出了民事抗訴書,認為二審判決適用法律確有錯誤,要求再審本案。具體抗訴理由為:

王某甲與何某作為工地的工作人員,是以順達公司的名義,而非其個人名義或其他個人的名義,在負責工地的施工,包括購買材料與結算材料款。因此,王某甲與何某有代理權表征。

其次,徐某有理由相信兩人有代理權。一方面,通過值班表、通訊錄等信息有理由形成兩人有權代理順達公司的初步認識;另一方面,材料確實被用于順達公司負責的工地,且順達公司的副總向徐某支付過工程維修費用。所以徐某形成實際購買人是順達公司的判斷是合理的。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接到抗訴書后,依法裁定提審本案。至此,徐某與順達公司的表見代理之爭正式進入再審程序。

動中窾要,何以“表見”

接到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的應訴通知書后,順達公司得知案件被省檢察院抗訴,預估案件結果不甚樂觀,因此才出現了本文開頭的場景——順達公司為積極保護自身權益,委托金道律師事務所李冰冰律師代理此再審案件。

李冰冰律師在仔細審閱本案兩審材料后認為,由于表見代理的證明責任在于徐某,因此應仔細分析徐某提供的證據,將訴訟的重點放在論證對方不足以證明王某甲與何某的行為符合表見代理的構成要件上。

圍繞這一重點,李冰冰律師在訴訟中從以下幾個方面展開論證:

一、表見代理的成立,要求存在“有權代理”的法律外觀,而本案中并不存在建立買賣關系時王某甲與何某有權代理的客觀表象。
一方面,代理權的法律外觀,可以授權書、蓋有被代理人印鑒的空白合同書等方式體現,而徐某提供的買賣材料過程中形成的證據材料,既無公司蓋章,也無公司抬頭,王、何兩人并未以順達公司的名義購買材料,也不存在有權代理的法律外觀。
另一方面,徐某不能以買賣關系發生“后”取得的材料證明買賣關系發生“時”王、何兩人有代理權的表征。徐某意欲證明王、何兩人有代理權而向法院提供的證據,如支付報審表、建設工程市場檢查情況表、會議記錄等,都是在買賣合同履行完畢后才取得的。支付報審表,是在買賣合同成立后,買方支付價款時才會產生;而對于建設工程市場檢查情況表和有何某簽字的會議記錄,徐某自認是其追討未付的材料款時,才從朝陽小學處獲得的。上述證據顯然不能證明在買賣關系發生時,王、何二人“有權代理”。

二、徐某也并非善意且無過失地相信王某甲、何某有代理權
徐某沒有盡到合理的注意義務。工地公示牌上已經清楚顯示王某甲與何某并非工地負責人,徐某并未注意,且在買賣價值數百萬的建筑材料時不簽訂書面合同;王、何兩人在接收材料時未出具任何的授權文書,也未以順達公司的名義簽收單據,順達公司自始至終也沒有參與過合同的履行。種種跡象表明,買賣合同的對方當事人并非順達公司,王、何兩人也沒有被授予代理權。徐某認為王、何兩人有權代理,是其未盡合理注意義務的結果。

三、從徐某的一系列行為中也可看出,其在買賣關系發生時并不認為合同的對方當事人是順達公司
徐某一直是從潘某處收取材料款的,在潘某未足額支付款項時,徐某也是先向潘某催討的,催討不成,就轉向朝陽小學催討,依然無果,才又向順達公司催討。從催討順序也可以看出,徐某認為朝陽小學比順達公司更像買受人。可見,徐某在買賣合同訂立時,并不認為順達公司是實際買受人,不符合表見代理的構成要件。

四、王某甲與何某表見代理久利公司,不能證明其亦表見代理順達公司
首先,生效判決的既判力范圍只包括案件事實,不包括法律適用。久利公司案件中認定王、何兩人構成表見代理,屬于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九條的法律適用,并不能當然地適用于順達公司的案件。
其次,久利公司和順達公司分別負責不同的標段,是兩個不同的民事主體。在施工過程中,兩公司并未達成過先共同購買材料再內部分配的合意,也無對建筑材料進行分配的事實,徐某亦不能證明其賣出的材料是否被分別用于了兩個標段。且不論順達公司從未委托王、何二人購買材料,即便委托,也不可能同意兩人在購買材料時同時代理其他公司,不加區分地混買、混用材料。因此,由于王、何兩人的購買行為已然被認定為是在代理久利公司,不能再認定其同時在代理順達公司。

綜合上述,李冰冰律師認為,順達公司案件中并不存在表見代理,一審、二審認定事實、適用法律并無不當,請求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維持原判。

塵埃落定,無從“表見”

2018年9月6日,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了本案終審判決,全面了肯定李冰冰律師的觀點,認定本案不構成表見代理。

首先,王某甲、何某不具有代理順達公司的表象。兩人未被列入工地公示牌人員名單,兩人簽收材料均是簽署個人姓名,未加蓋公司印章,兩人并未以順達公司的名義進行收貨和結算;徐某提供的會議簽到冊和支付款報審表亦不能證明何某有權代表順達公司,且相關證據是事后取得,并不能證明在買賣行為發生時何某形成了有代理權的法律外觀。

其次,徐某在買賣行為發生時判斷王、何二人有代理權,存在過失。徐某知道項目負責人為潘某,卻未對王、何的身份和權限盡到審慎注意義務,在未確認兩人的權限的情況下,直接與作為一般工作人員的兩人進行結算。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檢察機關提出的抗訴意見和徐某的申訴理由于法無據,原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實體處理恰當,維持了原判。

思考總結,以案為鑒

這場歷經一審、二審、檢察抗訴、再審的案件終于塵埃落定,李冰冰律師成功地幫助順達公司贏得勝訴,維護了公司的合法權益。總結本案經驗,獲得勝訴的關鍵在于李律師抓住了表見代理常被忽略的一個構成要件——應以“交易當時”第三人的主觀狀態來判斷其是否善意,從而直接使徐某提供的會議簽到冊和支付款報審表兩份證據未獲得高院的認可,而這兩份證據是法院在前案中認定構成表見代理的重要證據。

不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還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當前形勢下審理民商事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在論及表見代理構成要件時,都只明確了:需要存在具有代理權的表象,且相對人善意無過失地相信代理人有代理權,未規定判斷“善意”的時間點,導致這一重要問題常在表見代理案件中被忽略。

以案為鑒,律師在處理表見代理案件時需注意,只有相對人在交易發生當時基于法律外觀相信代理人有代理權的,才能構成善意。由于證明構成表見代理的舉證責任在于交易相對方,因此在代理相對方時,律師舉證應注意,證明存在有權代理法律外觀證據的取得時間不能晚于交易發生時;代理本人時,律師也應在質證時注意交易相對方提供證據的取得時間。不囿于法條字面,增強理論功底,透徹地把握各項民商事法律規范的構成要件,才能讓律師在訴訟中有良好的表現。

(本文中有關公司的名稱均為化名。)

北京快3走势图200期 欢乐麻将二人雀神怎么玩 福建时时官方网站 玩通牛牛技巧口诀图解 时时彩6码后一平刷 二人雀神麻将番数图解 彩票大小单双教程 如何才能稳赚时时彩 pk10大小必赢计划 手机投注彩票软件下载 中国足球竞彩网